一位血液科医生自述:这些年,造血干细胞移植工作让我看到了希望
2018-11-15 来源:原创 阅读数:0

我存,我们存!我为脐带血代言。

全国约有400万名白血病患者,其中一半是儿童。儿童白血病的具体病因,医学界至今尚不清楚。但研究显示,环境污染和遗传易感性是高危因素。数量庞大的化工厂,与日俱增的汽车,使人类赖以生存的空气、水源受到污染,成为白血病高发的诱因。国外一项调查显示,一个城市每增加10万辆汽车,白血病发病率就增加2/10万。

我,是一名血液科医生。每天打交道最多的,就是这些得了血液系统疾病的患者,他们最小的只有几个月,最大的已年逾古稀。在他们的世界里充满着化疗、骨穿、排异等等常人想象不到的痛苦,只有找到一份与患者配型相合的造血干细胞——才是他们重生的希望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我国唯一能用于临床治疗疾病的干细胞,就是造血干细胞,来源于骨髓、外周血、以及脐带血。

以前,我国没有脐带血库,我们通常会选择骨髓移植。骨髓移植面临最大的风险就是供者悔捐,患者都已经开始化疗准备移植,而供者突然悔捐,这意味着患者无法有效治疗,随时有可能死亡。

随着我国脐血库的成立、建设和脐带血储存的发展,我们开始使用脐带血来源的造血干细胞进行疾病治疗。一袋小小的脐带血造血干细胞,以其优异的活性表现令我们刮目相看。尤其是患者自己的脐带血,配型全吻合,没有植入失败以及排异的风险。我曾经使用自体脐带血治疗过一个小患者,他在幼儿园感染了EB病毒,本来是不大的病,却诱发了再生障碍性贫血。孩子爸爸告诉我给孩子存过脐带血,我们很快给孩子订了治疗方案,并在一天的时间内把孩子的脐带血准备好,移植过程非常顺利,孩子在移植仓里跟正常人一样,完全没有经历其他病人皮肤排异或者肠排异的痛苦。这次治疗花费40多万,因为自存脐带血时,脐血库赠送有一份保险,基本解决孩子的医疗费用,解了燃眉之急。

今天,是世界脐带血日。从1988年世界第一例脐带血治疗范可尼贫血以来,脐带血在世界医疗舞台已经走了整整30个年头,存量已经达到580万份。

中国的脐血行业起步比较晚,脐带血库覆盖的省市目前只有七个,以至于大多数家庭所在的城市并没有脐带血库,他们也就丧失了留存生命备份的机会,一旦不幸生病,就只能使用别人的骨髓或脐带血。

反观我们的邻国日本,国土面积是我国的1/26,却有着六家脐带血库,脐带血普及应用率居亚洲第一。

世界脐带血日的主题是“脐带血教育是关键”,我们有责任做好脐带血科普教育工作,我建议新生儿家庭珍惜生命,留存脐带血。希望国家能够更加重视脐带血库的建设,让更多的家庭能够备份生命,让患者拥有更多的治疗选择。

预约存储
根据我国卫健委有关规定,脐带血不能异地采集与储存。
仅限北京地区孕妇预约储存。
您的预约申请已提交,
我们的客服人员会在24小时内跟您联系。
提交